首页 > 文化专栏 > 我家风情 > 民俗风情 > 正文

记忆中的天井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05-17 点击:
记忆中的天井

  天井是江南农村一种典型的房屋格局,蕴含着浓郁的江南文化。记忆中,家乡曾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兴起一股建房热,大部分古老建筑被拆除。近些年,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生活改善,仅存的几座带有天井的建筑也被拆除殆尽了。
  南方民居的天井与北方四合院的庭院有明显区别。北方四合院一般依东西向建造,坐北朝南,分北房(正房)、南房和东、西厢房,四周围以高墙,中开一门。中央为露天庭院,青砖铺地,宽而敞亮,是居民活动场所。而南方住房的天井则显得玲珑别致,位于厅堂约三分之一处,呈长方形,面积不大,也就五六平方米,地面铺以青石条,留有阴沟与室外的排水道连接。四面屋顶向天井处倾斜,阳光和雨水洒入天井中。天井有高有低,从室内抬头,可见一抹蓝天。
  南方天井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古代建筑师的智慧,也寄寓着乡民对富裕生活的朴素向往以及对生态系统的原始尊重。“天井”的巧妙设计使得雨水不外泄室外,美其名曰“四水到堂”或“四水归明堂”,以示财不外流。晴天时,和煦的阳光直射厅堂,既可使厅堂光照充足,也可使潮湿的室内干燥,又能延长室内木结构梁柱的自然寿命。雨天时,雨帘披挂,银珠纷洒,别有一番韵味。天井是孩提时代的游戏场。在夏日晴朗的夜晚,孩子们围坐在天井旁乘凉,一边听父母讲故事,一边卧观星空。这大概就是西晋文学家陆机所描述的“侧间阴沟涌,卧观天井悬”的意境了。
  儿时,我家的厅堂中间就有一个天井。天井约四米长、三米宽,井边和井底铺以一人长的青石板。无论晴天或者下雨,天井都闪动着古色古香的韵味。每到烧饭时间,饭菜的香味从天井弥散,向邻居致以温馨的问候,也惹得孩童们四处串门,因而它成了联系邻里感情的纽带。
  在天井周围的石缝里,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。这些植物利用短暂的日光,顽强地从石缝中钻出,并抓住一切依附物,在斑驳的砖块上显现勃勃生机。附着在石条上的青苔尽管卑微,只能享受片刻的阳光,但我总能听到它们吸纳阳光时急促的呼吸声,看到它们拥抱阳光时手舞足蹈的模样。
  天井常年有水。因南方多雨,水无腐臭之忧。水沿槽积聚,清澈见底。槽内可养鱼鳖鳝鳅,也可养田螺。天井中央可摆花木,也可置水缸。鱼鳖田螺等小动物既可清洁水质,也可使人养情怡性;花草树木既可使室内充满生机,也可怡人耳目;缸内雨水既可浇灌花草或洗刷卫生,又可养鱼养虾。
  最喜欢的莫过于夏日雨天了。急骤或舒缓的雨水从高高的屋檐落下,一如幅幅透明的绸缎或串串晶莹的珍珠,在光亮油滑的青石板上铺开或飞溅。叮咚的水声清脆而悦耳,似大珠小珠落在古筝的丝弦上,述说着那绵长而悠久的古屋和祖辈的历史。置身其中,如野外一片荷塘,醉人梦境。
  离开家乡已经很多年了。每每回家探亲,看到家乡的巨大变化,心里总是很高兴,但高兴之余,心里还是有些许惆怅。在我的眼前,到处是水泥梁柱、瓷砖铁栏,我再也寻不见古朴的青砖黛瓦、流檐翘角了,再也听不见那雨打青石条的叮咚声,再也看不见穿过天井的那一抹蓝天,再也闻不到天井草木的芬芳……
  回到家乡,行走在浑身透着现代气息的居民楼中,我却迷失了方向,再也寻不见那古朴怡人的天井了。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鲁班节

      每年农历四月初二举行,为期一天。居住在这里的蒙古族人民从其他兄弟民族那里学会了建筑技术。他们修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白节

      蒙古族过白节  当春节临近,生活在大草原上的蒙古族群众也开始忙碌起来,所不同的是,蒙古族人民把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那达慕

      蒙古语意为游戏或娱乐。原指蒙古族传统的男子三竞技--摔跤、赛马和射箭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逐渐演变成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马奶节

      马奶节是蒙古族传统节日,因为这个节日以喝马奶酒为主要内容,故名。马奶节流行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和...

  • 蒙古族节日之燃灯节

      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,待夜幕降临,家家点燃酥油灯以示欢庆。今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、额敏县多数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