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专栏 > 我家风情 > 家乡亲情 > 正文

家乡的味道:生命里的味道
整理编辑:华夏文化传播网 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6-11-22 点击:
  我的家在一个逐渐被遗忘的村子里。三天前,经过两个日夜不停的轰隆,我终于搭上了熟悉的白色面包车。车里超载了许多人,我被挤在最角落的窗边。旁边的大娘背着许多腊肉和炮仗,她把它们紧抱在腿上,似乎怕沾土的背篓儿勾到我衣服,篮儿里的腊肉包得严实,却挡不住腊肉的腥香味儿,几乎整个后车里都充溢着这味儿,一般人或许闻着会觉得恶心,可对我这样的滇东南农家孩子来说,它就是生命里的味道。
  一到家门,父亲母亲都站在院里等我,看到腊肠一串串地挂满房梁,我不由得亲了亲怀里的侄子,他不熟悉我,用小手拍了拍我,我们都笑了。
  母亲给我铺床时和我说,今年杨四的爷孙俩来和我们一起过年,杨四不回来了。他一个人在外面过得造孽(可怜),钱没要得,火车票也没买得上,明年才能回来了。我坐在床沿,顶灯在目光里来回晃荡,怅惘开始在心头突突冒出。小时候的年,是满心的欢畅,长大后的年,是辛酸中最温暖的泪。路途漫漫,无论路途中不得不丢弃什么,可唯一丢不下的,是乡愁。哪怕随着城市荒原的不断扩增,它带给人的乡愁更多的是精神的流浪。
  第二天清晨,我把腊肉送到了杨四家,和杨四的爷聊了许多。他看到我把一麻袋腊肉放到桌子上时,说以往每年都是杨四和他一起腌腊肉,还问我是否记得以前他带着我和杨四,一起去后山挖大烟菜。那时,村子里的人在后山种罂粟的种子,等罂粟的叶子长出来后,就都掐下来做菜,这种菜十分入味,比花椒和胡椒盐都要香,用它腌肉,肉的味道十分独特。当然这样的腌肉,只能是村里的特色美味了,外面的人们不可能吃到。如今地荒了,亦不可能再种罂粟,只剩下了回忆的份儿。
  从杨四家出来,走在铺满松果儿的小路上,我凝视着眼前的路,目光伸远,一直到小路与公路的交汇尽头,背后只有两户人家很热闹,其中一处是我家,那里飘溢着腊肉香,衬得其他屋子十分寂寞。
  起风了,松果顺着小路簌簌滚落,磕磕绊绊地,也许再也停不下来。
  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华夏文化传播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
频道精选

  • 六种性格的人容易遇到贵人

      这六种性格的人容易遇到贵人!    一、有感恩之心的人容易遇到贵人  感恩心强的人,会使贵人感...

  • 便宜菜吃出大健康

      血管的健康对人体是极为重要的!在家常菜里有一种蔬菜,被誉为血栓斑块清道夫,一起来看看它的独特作...

  • “饭后百步走”是不是个好习惯?

      生活习惯对于健康的影响是巨大的,良好的生活习惯能铸造健康的体魄。很多人吃饱饭后习惯到户外散步,...

  • 高手是怎样交朋友的

      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说一句话:人一辈子难得交一两个真正的朋友。当时年纪小,心想:你们就是认识的人...

  • 40岁前要读完的34本书

      读书的最大理由是想摆脱平庸,早一天就多一份人生的精彩,迟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扰。送你一份书单—...